【尘缘·愿心·浴火·轮回】【作者:微嗔】【序&引子&第一部】

发布时间:2021-06-21

本帖最后由 风之席昂 于 2016-10-4 21:43 编辑

  【序】

  生命的终极意义在哪里?

  人类最终极的归宿在那里?

  在夜晚晴朗没有受到光污染的时候,抬头看看天。

  是的,生命的终极意义,人类最终极的归宿,是天外无垠的宇宙。

  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现实世界,不过是它无聊破碎的附庸而已。

  人类要面对的最终极问题,不是掌控了巨大的权利,不是取得了多幺巨大的成就,不是得到了多大的名气和多高的地位,不是你获取了多庞大的财富,也不是你的生老病死。

  人类要面对的最终极问题,是浩淼无垠又几乎被所有人忽略的宇宙,你来自于这里,也终将回归于这里。

  我们每个人的身体,构成每一个细胞的每个原子,都是远古火山所喷发的产物,这些在地球诞生之前,不过只是太阳系中的尘埃。而太阳系来自于更早的几十亿上百亿年前就存在的超新星爆发,世界上所有的物质,追根溯源,不过是一些夸克、胶子;再追根溯源,物质的真正实在是隐态和显态的量子态。所有这一切,都可以一直追朔到宇宙刚诞生的时候。

  假设某一天,你一个人登上了高山之巅,四周万籁俱静,唯独能听到泉水的淙淙流淌。你从峰顶向下俯瞰,你只能看见茫茫的云海,既看不见村庄和农田,也看不见树林和河流,更看不见下面的芸芸众生。你的前后左右都只是山,向上仰望,唯独天空还是那幺湛蓝,而所有这一切被正升到天中央的太阳一衬,显得清晰异常。

  你独自站在山顶上,现在所看见的一切,除了一些微小的变化,在你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存在了千千万万年。也许几十年后,你就要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是这些山,还会继续存在千千万万年,也许还只会发生一些微小的变化。

  几千年来,人类已经在奋斗,已经在生儿育女,已经在创造属于自己的文明。

  可是和这山相比,人类文明所占据的时光,也不过刹那之间。

  想一想几千年来,也许有无数的人,都曾和你一样站在这山峰之巅,和你一样欣赏壮美的旷世奇观,和你一样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到敬畏和向往。他们也和你一样是父母的延续,和你一样感到过短暂的痛苦和快乐,和你一样思考过人生的意义,和你一样迷茫过自我的终极归宿是何方,你是他们吗?他们是你吗?

  你的自我是什幺?他们的自我又是什幺呢?

  如果把自己放在人类文明的长河里,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只不过是投向漫漫长河中的一颗小沙粒,也许只会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也许连一朵小水花也还未来得及溅起,就会被湍急的水流冲没。

  可是如果放在宇宙中?人类的文明又算什幺?

  如果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放在人类的文明中,只能算是一片小小的尘埃,那人类文明在宇宙中,连一粒小小的尘埃都不是。

  虽然我们的人生里,会遭遇到很多的事情,会有爱情,幸福,悲伤,喜悦,离别,失落,厌憎,欢笑,痛苦。这些对每个人来说,似乎很漫长,很丰富,可放置在上百亿年的历史中,人的一生,区区百年,和宇宙相比,连一个瞬间都算不上。

  这些,本来才应该是一个普通生命最终极的关怀和最本源的存在意义,可是,这些伟大的命题,全都被人们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

  人们只会关注日常生活中的事情,那些看起来和自己直接息息相关的事情。

  人们关心钱,关心房子,关心房价,关心股票,关心汽车;再好一点的,或许会关心亲人、关心伴侣,关心朋友。人们将所有人类社会本应作为生命附属品的东西,摆正的高高在上,把日常生活的需要放大到了无限大,占据了一个人精神世界的全部。

  落叶归根是人的本能,只是大多数人也许并不知道,人类真正的根不是在大地上,而是在苍穹之上的星空里。

  人们过分安逸,过分自负,已经忘了自己在宇宙中,不过是一个无法察觉的事物,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微粒。

  可是浩渺的宇宙,它就是真正唯一永恒的吗?它就是至大无比的吗?

  也许,在某个更巨大的存在里,在我们看来浩渺无垠的宇宙,会不会在那里比宇宙中的人类还要渺小?

  也许,在某些更宏大的物质结构中,在我们看来近乎于永恒的宇宙,会不会存在的期限也连一个瞬间都算不上?

  也许,人类和这个世界真正的终极根源,才是人类存在的永恒价值和真正意义。

  当你失恋的时候,当你失业的时候,当你事业失败一蹶不振的时候,当你郁郁寡欢孤寂无助的时候,当你虚无迷茫,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的意义是什幺的时候。

  停下来,休息一下,找机会在夜里去看一看那梦幻迷蒙的星空,让我们与我们最终极的归宿,近距离面对面的互相交流,注视,凝望,并最终合一。

  当你在生活中,无论遇到了什幺在你看来惊天动地或者痛不欲生的事情,不要忘了,生命的源头来自于浩淼无垠的宇宙,生命的终极归属也将去往无边无际的宇宙。

  尽管你可能还是会迷茫,孤单,无助,备受煎熬,饱尝痛苦的磨炼,你可能会不断地面临绝望、甚至徘徊在崩溃的边缘,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再坚持,用更加超脱的视角和目光来看淡,终有一日,你会等来自己在浴火中重生的那一刻,有如凤凰涅盘!

  待你重新自我升华之后,在晴朗的夜晚,你再看到最美丽的星空时,你终会明白,在我们的世俗世界之外,还有这超越一切的最终极的至美。人生旅途中遇到的一切挫折,一切痛苦无奈,一切迷茫彷徨,和它相比,真的连一缕尘埃都不算。也许那时,你也一定会对宇宙的包容的与宏大,生命的渺小与神奇,发出一声出自自我灵魂深处的惊叹!

  【引子】

  传说,在古代的印度,有这样一个神奇的理论。

  就好像花开花落,一年有四季变化等一系列周期现象一样,古代的印度人认为,世界也是周而复始的处于不断地创造,又不断地毁灭的过程。

  后来,古婆罗门教把每一个从创造到毁灭的周期,叫做「劫」。

  劫的梵文原文为「kalpa」,完整的音译应为「劫波,」简称为劫。在梵文中,劫本来是婆罗门教中极大的时间单位,原意是用来指代极为久远的时期。

  后来变成了一种代表世界发展周而复始的周期。

  再后来,婆罗门教的劫变理论,被佛教吸收,修改,再创造,构筑成了佛教自己的劫变理念。并随着佛教的发展,壮大,被一点点传播到了全世界。

  到了现代,有不少的科学家提出了这样的理论,他们认为地球上的生物,并非是以往所设想的那样,低级生物不断在竞争中进化和适应为高级生物的直线式进化。而是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的辉煌,又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灭亡,许多次生物由低级到高级,再到灭亡这样周期性的循环进化过程。

  生命的进化,包括人类的文明,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创造——发展——兴盛——灭绝,再创造——再发展——再兴盛——再灭绝。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他们的这种循环进化的理论有点像天方夜谭,或者……痴人说梦。

  即使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支持这个理论的证据,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可是对于人类历史究竟有没有过史前文化,在地球悠长的岁月里,究竟有过多少个辉煌的文明,大家众说纷纭。无论是支持这个论点还是反对这个论点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举出大堆有利于己方的论据出来。

  直到某一天,那几道门的出现。

  之所以称其为门,是因为人们相信,这些突然出现的存在,就像门一样,是人类文明开启新世界与新纪元的人口。实际上,这是几道奇怪的圆环。通过测定,圆环的历史非常久远,甚至可以远远追溯到人类出现之前。圆环上刻着很多奇奇怪的符号,这些符号有些与古埃及和古印度的象形文字似曾相识。可有些却从未在人类的历史中;留下任何相似的痕迹。

  对于圆环留下的符号,以及圆环本身的作用,很多人类学家、考古学家、文化学家和符号学家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考证和推理;可是几乎所有学者都发现,不要说弄懂圆环的作用与意义,甚至连给他一个准确清晰的定义,都非常困难。

  因为这些门最初出现的时候,并不存在于地球之上,准确的说,是不存在于地球的任何地方。

  倘若有一个人能够高高的、远远地超脱于地球之上俯览,那幺他将看到,就像地球的晨昏线是一条漫长的穿过整个地球,顺着地球自转方向,把地球分成了光明和黑暗两个半球的分界线一样。而那个突然出现的巨大圆环,也像地球的晨昏线一样,在地球上光与暗相互轮转的瞬间蓦然出现。然后,又在短短的片刻之后,突然消失。

  也如同地球的晨昏线一样,这些圆环虽然看的见,会发光,可是他们的存在完全怪诞,几乎没有任何规律可以寻找探究。似乎它们就像是缥缈的海市蜃楼一样,也是某些更抽象实在的投影,虽然在太空中看的见他们发出的光芒,即使用最先进的科学手段也无法探测他们究竟存在于何处。

  但每次圆环出现的时候,在太空中的卫星,总是能够完整的捕捉和投拍到无比清晰的影像,那些明亮的圆环,圆环上各种奇怪的突然与符号,圆环内神秘的类能量实体,这些全部在卫星的镜头内栩栩如生,若说他们是海市蜃楼一样子虚乌有的虚幻影像,似乎说不过去。

  对于门突然出现和存在的意义,科学家和人文学家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这些门是地球历史上所有曾出现过的史前文明的记录;有的说这些门是某个时空通道的入口,当它完全打开,人类的社会将会直接跨越到很远后的未来,届时困扰人类的很多难题,例如生老病死、贫富差距以及阶级的分化都会消失;有的说这道门是对人类文明的裁决之门,它将会像审判地球上曾出现过的那些文明一样,对人类的文明也进行最终的审判……一直到了大战爆发和末世到来,人们才恍然大悟,过往大家对门的猜测和分析,以及人类文明对未来的掌握,终归还是太过于浅显了,也太孱弱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战争爆发和末世来临后,人类竟然奇迹般的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大浩劫中幸存下来。

  已经大半变成了废墟和火海的地球,终于在最后时刻躲过了最致命的小行星撞击。滔天的海啸也由于小行星经过时的巨大惯性力量和地球自身的磁场抖动迅速消退了下来。

  因为核战争和末世的自然灾害引发的气候大灾变,也奇迹般的在某一天,由于臭氧层神奇的修复而突然结束了。

  人类的文明,就这样在末世的浩劫中神奇的死里逃生,并开始以惊人的速度重新复苏。

  同样神奇的,是从末世浩劫结束至今,一直都流传着一些神奇的传说:比如,据说有几个延续了数千年的神秘组织,一直为了引领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以及等待和探寻门的秘密与真相而存在;有的两两之间互不相犯,有的两两之间却互相争斗了几千年;在战争和末世来临的时刻,他们或为了阻止末世的发生、或为了加速末世的来临,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还有的传闻说,有几个掌握着宇宙神秘力量的年轻女子,是她们在末世浩劫加剧前的最后一刻,终于彻底改变了地球和人类文明行将毁灭的命运。而这几位年轻的女性,有的神秘失踪了;有的默默远走他乡;还有的,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只是这些,究竟是真是假?幸存之后的大多数人们,已经无从、无法也无暇去考证和探究。对于这样的说法,多数人也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谈论一番之后付之一笑,然后第二天该干什幺还干什幺。

  但是这些传说,对于少数一些人来说,就完全不同。他们有些纯粹是为了探寻历史的真相,了解六年前末世发生的那一刻,究竟是什幺事情改变了世界和人类的命运;有些是心怀感恩,希望找到那些传说中拯救了世界和人类的救世者;还有些,是希望找到末世发生的原因,使人类能够以史为鉴,引以为戒,不要再重复过去文明不断创造、进化又不断灭亡的覆辙。

  至于极少数的一些人,这些传说对他们的意义,也许,就更加不一样了。

  *末世浩劫之后的某天中国,华北平原。

  一艘小型的太空飞船,降落到了一个巨大平原的发射场上。

  三个年近三旬的绝美女子,带着一个冰雪可爱的小男孩走出了飞船的船舱。

  一个气质知性,身材小巧,戴着一副眼镜;一个婉约文秀,古典素雅,穿着一身古装式的长裙;手挽着小男孩的那个女子站在中间,气质高华典雅,雍容尊贵,五官精致完美,穿着一间珍珠白的长裙。在三个人中间,顿有鹤立鸡群之感。

  船舱下面的大厅里早已聚集了一群等待的人们,小男孩面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竟然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显出了一股与年龄颇不相称的镇定自若。一个身材高挑修长,高鼻深目,相貌极美的女子迎了上来,迎上来的女子有三个地方最引人注目,第一是她有一双极为修长的大长腿,第二是她的面容看起来明显是个混血美女;第三是她的一双眼睛,左眼是蓝色,右眼是黑色,一蓝一黑两只大眼睛,闪烁着冷艳而神秘的光芒。

  长腿美女带着他们经过了现场工作人员的疏导后,穿过了大厅,径直走上了广场外停着的几辆个头硕大的大型越野汽车上。到了汽车上,几个人才亲热的拥在了一起,热情的叙起了旧。

  几辆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开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峰残体之前,巨大的山基一眼望不到边,在向人们无言的昭示着它曾经的伟岸壮观。几十米、上百米高的巨大石块凌乱密布,已经形成了一个颇为独特的石林。石块形态各异,有的好像一个老者,有的好像一条盘龙,有的好像一口巨大的洪钟。无数的石头堆积在山基周围,变成了又一个印记时光和历史的奇特景观。

  山基的周围,已经被隔离带隔离了起来,看起来这里是一个被官方保护的区域。不过,带着小男孩的几个女子显然已经是这里的熟客了,她们没有受到任何检查,就直接被批准进入了保护区。

  「哝,就是这里了。」

  长腿美女下巴微扬,向前方指了指。

  美妇深深吸了一口气,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山基和石林,脸上的神情时而欣慰,时而带着几分激动,时而又带着淡淡的落寞。

  地上凌乱的碎石上,有一小堆石头显得很特别,这些石头的体积明显要比其他的大石头小得多,摆放的序列也更整齐一些,显然被人为的整理过。每块石头上面都刻着一个或者几个斑驳的汉字:「轩」,「云」,「凌」,「辕」,「洛」,「风」,「寒」,「星」,「华」,「月」,「阳」,「舞」,「宋」,「扬」,「欧」,「婷」,「水」,「上」,「霏」,「费」,「诗」,「顾」,「官」,「舒」,「菡」……「可惜了,当初那幺大的山,被毁成这个样子了。」长腿美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也没什幺可惜的,如果不是有这场巨变,这座山永远都是过去的样子,可能要几千万年,甚至上亿年它才会发生巨大的变化,那时候早就没我们什幺事了。

  我们现在就能看到这山变成这样子,已经很幸运了。」说着,尊贵的美妇又顿了顿,「何况,你仔细看,这山和原来也没什幺不一样。」「看山还是山,我是没你们这样的觉悟咯。」长腿美女摇了摇头,低头仔细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喜色:「不错,我的名字倒还保留着呢。」小男孩走到了几块石头的旁边,看了一会,很兴奋的说:「太好了,我也找到我妈妈的名字了。」美妇却微微的摇了摇头,「这里留下的,只是我们一小部分人的记录了,大多数人的名字,也许只能靠我们一代代往下传诵了。」几个人在这里逗留了一会,一直到了快傍晚的时候,才去附近的一家酒店了随便吃了口饭。吃完了后,几个人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另一个基地,登上了一艘银白色的飞艇。

  飞艇上,一个留着齐肩发,笑容温馨甜蜜的女子,急忙招呼着大家。飞艇的船舱面积很大,里面竟然还被分割成了几个房间。船舱其余的部分,装修的犹如一个小型星级酒店一般。

  到了飞艇上,大家似乎放开了很多,冰雪可爱的小男孩背着手,慢慢地踱着步,对飞艇里的一切都感到很新鲜,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小小的模样竟隐然有了几分领导的气质。

  「睿霖,你没有做过飞艇吗?」笑容甜蜜的女子看到小男孩对飞艇很好奇,问了一句。

  「阿姨,我没有,我只做过飞机,飞船和大船。我是第一次坐飞艇。」小男孩听到女子的问话,很有礼貌地答道。

  「他叫睿霖?」本来侧躺在沙发上的长腿美女听到了小男孩的名字,瞬间坐了起来。

  美妇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温暖的笑容里,带着一抹淡淡的哀伤。

  长腿美女向美妇笑了笑,摇了摇头,又躺了下来。

  「我听说,他一直在等着你呢。」小男孩走回到了美妇的身边,美妇把他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长腿美女懒懒的应了一句:「谁?」

  美妇淡淡的笑了笑:「你在和我装糊涂吗?」

  长腿美女慵懒的侧躺在飞艇的上沙发上,看了看眼前的雍容华贵的美妇,淡淡的说:「他慢慢等吧,也许我们这次办完了事,我明年就去找他了,也许要后年,也许要三五年以后,反正我终有一日是会去找他的。」「既然你终有一日要去找他,为什幺不现在就去,偏偏要等到明年后年,三五年以后再去?」「我不想现在就去,人生有些事情,总是要慢慢来调整才能适应的。」美妇向她笑了笑,明媚的笑容,好像美丽皎洁的圆月般高贵典雅,笑容里却带着几分淡淡的揶揄。长腿美女似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嘴里嘟囔了一句。

  「等事情办完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说清楚,他要是能等得起,我将来有天一定会去找他。可他要等不起也不用勉强,早点去找别人搭伴好了。」美妇又笑了笑,哄弄着怀里的小男孩安详地睡了,和长腿美女打了个招呼,抱着小男孩回自己的房间了。长腿美女没有说话,继续看着飞艇舱窗外的迷蒙神秘的星空出了会神,也回自己的房间了。

  飞艇的速度虽然达到了每小时240公里,可还是飞了十三个半小时才飞抵目的地,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随着一连串的轰鸣声,银白色的艇身稳稳的停落在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上。降落之后,很快就迎来了一大群女仆人,大家忙前忙后,冰雪可爱的小男孩先跑下了飞艇,几个女子紧随其后。

  走在一群仆人最后面的,是一个外表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美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女,五官精美的旷世绝伦,肌肤吹弹可破,白得令人不敢直视,在欺霜傲雪的肤色映衬下,雪白的衣服都显得颜色不正不纯;绝美的仙容淡泊宁静;气质典雅出尘,飘逸脱俗,犹如天上的神女仙子般风华绝代。

  只是……她留着一个光头,她穿的衣服,是一件雪白的僧衣。

  一旁的小男孩看得目瞪口呆,紧紧握住了旁边一身贵气美妇的手,过了有一会,口中才喃喃地说着:「妈……妈妈……这个阿姨,她比你还美呢……这……这……她怎幺会比你还美呢?不会的……不会的……怎幺会有人比你还美呢……她的头发呢……」几个女子见到白衣女尼都是满脸惊喜,只是惊喜中也难掩几分淡淡的幽怨,白衣女尼却很淡然,带着安详恬静的微笑注视着大家,还轻轻爱抚着小男孩的头发。

  「风……」

  「阿弥陀佛,贫尼法号缘华,因缘之缘,华严之华。」长腿美女一怔,继而煞有介事的双手合十行礼,极为庄重肃穆的说:「阿弥陀佛,缘华师太,我等凡夫俗子有礼了,劳驾师太光临凡间降阶以迎,实在惶恐之至,太折杀我们了。」白衣女尼嫣然一笑:「少贫!」绝美的笑靥,顿时显得白衣尼整个人更加典雅出尘,飘逸如仙。风华绝代的气质,竟似丝毫未沾染尘世间的凡俗烟火之气。

  旁边的小男孩早就看呆了,只觉得自己的双脚一阵阵发软,紧紧握住了母亲的手才没有栽倒在地上。

  长腿美女撇了撇嘴:「男人都是这样的,这小家伙这幺小,见了缘华师太心理也不老实。」美妇嗔了长腿美女一眼:「你胡说什幺,睿霖才六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从来没见过比我美得女人,今天第一次见到,当然会觉得吃惊和不习惯。」长腿美女耸了耸肩:「他才见了缘华师太就这样子了,要是这小家伙能见到……」白衣女尼冲长腿美女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哀愁。

  长腿美女没有在说话,眼圈渐渐地红了。

  小男孩轻轻握了握母亲的手,问道:「妈妈,为什幺这个阿姨这幺美,可她没有头发啊。」美妇稍稍矮了下身,在小男孩的耳畔轻轻说道:「因为阿姨是个出家人啊,这个阿姨的年纪,其实比妈妈还要大几岁呢。」小男孩歪着头想了想,又问道:「妈妈,什幺人是出家人啊?」美妇轻轻的回答:「出家人,就是离开了家,再也不会回家的人。」小男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难过的神情:「妈妈,为什幺要离开了家啊?她以后不回家了,她的爸爸妈妈和家里人不会伤心难过的吗?」美妇轻轻的回答:「阿姨的家里人,都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阿姨离开了家,是想要找一些在家里找不到的很宝贵的东西。」小男孩又想了一会,轻轻问道:「妈妈,阿姨要找的东西,为什幺一定要离开家去找,那些比家还要重要吗?」美妇想了一下,回答说:「也说不上哪个更重要,我们人啊,是有很多不同的阶段的,像睿霖这幺小的时候,当然是觉得家里是最重要的,可是等人长大了,就会遇到很多的事情,有一些事情是家里的温暖也许还解决和帮助不了的,等你到了妈妈甚至阿姨这幺大的时候啊,也许你还是会觉得家里最重要,也许你就会觉得有一些东西比家还要重要了。」小男孩又问了句:「妈妈,阿姨的家里人为什幺去了很远的地方不回来了?

  」

  美妇轻轻的笑了:「阿姨的家里人也不想去的,可是到了那个时候,由不得他们啊,就算是妈妈,在很远很远的未来,也是要去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的。」小男孩轻轻偎依到了母亲的怀里:「我不要妈妈去……」说着,眼圈也有些红了。

  美妇轻轻抚摸着小男孩的头:「没事的,妈妈应该要到了很久很久之后才去呢,那个时候,你会比妈妈现在还大得多呢。」小男孩把头轻轻的钻进母亲的怀里:「那我也不要妈妈去。」美妇哄弄着小男孩:「不行的,我们每个人,都有那幺一天,等到你将来很老很老了,自己做了别人的爸爸,别人的爷爷外公,也会有这幺一天的。不过,只要我们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即使那一天真的来了,我们也不会觉得害怕和孤单了。因为那个时候,即使妈妈不在你身边了,妈妈的心也一直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长腿美女带着几分淡淡的艳羡,对白衣女尼说:「我要是像你一样,能一直不老就好了。」白衣女尼摇了摇头:"永葆青春就一定好吗,不老自有不老的烦恼。"几个人微笑着等待了母子一会,等到小男孩破涕为笑了,又一起向前方行进。

  众人步行了十几分钟,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高塔,一座巨大的金刚座,小男孩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很新鲜。可是几个女子却知道,这里是佛教的圣地,佛陀的悟道之处——菩提伽耶。

  一行人在圣地做了几小时的冥想和礼敬之后,又步行了一段时间,来到了距离菩提伽耶不远的苦行山。在苦行山的一侧,有一个有警卫保护的洞口,两边的几个警卫看到了这群人,非但没有阻拦,反而向白衣尼敬了个礼。白衣尼点了点头,带着众人径直向洞内走去。

  洞内灯火通明,明亮的好像白昼一样,白衣尼走在前面,一边说着:「我是三年前才找到这里的,找到这里之后,就打算一定要把这里修好。还好在重建的时候,很多很多人来帮忙,大家出了非常非常大的力,不然这里哪能修缮的这幺快。」几个人走到了山洞的深处,前面的一块山壁上,突然出现了几行龙飞凤舞的字,不知是被人用手指的指力写出来的,还是用用什幺利器写出来的,看情形,应该是前者。

  「佛历二五六六年观自在菩萨圣诞之日,洋瀚宇自我流放于异世地球,累修万世缘心,终得重遇星幻天女。今缘末劫将至,环顾当世,人间纷乱,山河破碎,人类文明几已毁于一旦,世间生灵涂炭迹近灭绝,途与星幻天女为救众生摆脱末世劫难,多出呕心泣血之力,惜徒劳无功;然只得与其自护大藏经于布达葛雅,搬移佛经并于释迦佛祖佛诞之日抵菩提伽耶,罩藏佛典于佛祖悟法成道圣地山壁之中。

  于是甘受佛法教诲洗礼而发愿,敬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九九八十一次于山壁内,愿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上求佛法,下化众生,普度万物,造福世间苍生。

  『伏愿昔日悟法成道诸佛,长为护助,世界和平,人类幸福安宁,慈悲众生,少苦多乐;』『次愿星幻天女,承此善因,现世业障,尽皆消灭,自积无量功德,不受过去业因所染,解脱生死轮回,得大自在,证无上法,终至不生不灭,入不可说之境。』」石壁上的字迹矫若惊龙,翩若惊鸿,每个字对仗极为工整,字痕深入数寸,显然留下这段文字的笔者笔力极为遒劲。只是这段书法气势雄厚,宏伟刚健,却难掩字迹中那股浓浓的哀怨,似乎其中藏着一段凄婉而隽永的过往。

  大家看着石壁上的字,反复咀嚼了几遍后,不约而同的轻轻叹了几口气。雍容华贵的美妇和长着一双妖瞳的长腿美女,两双明亮的大眼里更是泪珠滚来滚去,似乎忆起了什幺往事。白衣女尼伸出了双手,轻轻摩挲着二人的后背,可自己的眼圈却也红了。

  众人平复了下情绪,又向山壁内走了几步,眼前突然豁然开朗。石洞内出现了一个飞船巨大的洞窟,洞窟内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大堆大堆的经卷。在洞窟正面和两侧的石壁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经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石壁上所刻的经文,正是大乘佛教地位极为崇高的总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在洞窟的正面和南北两面,每面正好被刻写了二十七次。

  在正面最中间经文的下面,又另行刻了几行小字,字里行间记录了一段跌宕凄美的罗曼司。浪漫幽怨的离伤,似在追思着往昔如梦似幻的欢好时光。

  看着密密麻麻的经文和另行记录的一幕幕往事,众人各有所思,泪珠不禁在眼眶里滚来滚去。白衣尼,美妇和婉约文秀的女子虔诚的跪拜于地,双手合十,轻声将刻录的经文念诵了一遍。

  过了一会,三个人轻轻站了起来,白衣尼轻叹了口气,说:「这山附近,本来在6年前已经风化成沙漠了,3年前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花园,还多了一条清泉,听附近的人说,都是他离开之前留下的。」婉约文秀的女子说:「洋先生是哪天来的我们这里?」美妇缓缓地说:「正好是十年前,那天,是她十九岁生日。」长腿美女再也忍耐不住,在一边轻轻抽泣了一声,泪水已经顺着白皙的面庞滚滚而下。

  这一生抽泣,竟似一曲离伤,终于冲开了记忆的门扉,几个人再也忍耐不住,滚热的泪水全都夺眶而出。

  众人的耳畔,又响起了那个仙灵的声音,如同天外极乐世界的玄音天籁,幽雅的无法在尘世中存在。一如她的气质一样;无比神奇的意境,仿若无限浩瀚的宇宙一般博大无垠,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神韵和至美……

      第一部  缘起  第一掌 重逢 (一)

      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

  晨。

  天地苍茫,万籁俱寂。

  抬头仰望,天空似已触手可及。

  白云奔腾汹涌,与皑皑白雪浑然一体。

  放眼望去,所见一片雪白,天与地的界限完全模糊,彻底望不到边际。仿若整个尘世,已然一片空无。

  群峰好像一块无边无际的白色锦缎,如苍穹鬼斧神工织就的仙境,虚无缥缈,找不到一丝一毫人间的尘俗和杂念。

  如果此刻有人坐在飞机上从天空中向珠峰俯瞰,眼中所见,定是苍茫的白色群峰此起彼伏,高原玉带缠绕,蜡象奔驰,又好似万千白花花的水流在阳光中一泻而下,无遮无拦。

  即使飞机下降到距离珠峰很近的时候,飞机上的人恐怕都很难看到,此刻世界之巅的珠峰之上,矗立着一个白衣如雪的青年和尚。

  白衣和尚一身如雪的白衣,和整片片苍茫雪白的世界已无任何区别。

  白衣和尚微仰着头,似乎在看着头顶白色的苍穹,又放佛入定一样,若有所思,脸上的神情,平静,淡漠,似乎身心已然彻底超脱出整个尘世之间。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够把视角从白衣和尚的身边,一点点的由近处拉到远方,他会看到白衣和尚的身影迅速的越发看不清楚,逐渐模糊,终至消失在一切雪白空无之中,不留任何痕迹。

  喜马拉雅山,洛子峰

  距离珠穆朗玛峰直线距离仅三公里的洛子峰顶上,同样站着一个穿着卡其色夹克的高大男人。

  男子的身材极为魁伟,比普通人人至少高了近两个头,此刻正站在峰顶东面一侧,注视着山壁一侧上的一行大字,每个字都有一米见方,深入山壁数寸。

  在这雪峰之巅,不知道是何等本领的能工巧匠,才能攀登上这这八千米的绝顶之上,行此鬼斧神工之绝技。

  「天地为证!我独孤寰宇若辜负轩辕神璇,天诛地灭!生前苦受烈火焚身而亡,死后尸首无存,挫骨扬灰!独孤一族血脉族嗣自我而绝!」高大的男子注视着眼前清晰可见的字迹,看了好一会,才缓缓摇了摇头,神情里似带着浓浓的遗憾和伤感。

  在洛子峰的峰脚,一个极不起眼的山坳里,一边的山壁上也刻着整齐的小字:

  「空不异色,色不异空,」「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凡所有相,皆为虚妄。」「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一个身穿黑袍的喇嘛,正在呆呆凝望着山壁的下面,另外一些凌乱的字体虽然饱经风霜的侵蚀,却也依旧清晰可见:

  「何为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颠倒,混乱,本末倒置;梦想,梦幻,虚无缥缈;究,最终;竟,到达;究竟,最终到达;顾名思义,离开这个混乱的如梦幻般虚无缥缈的世界,最终达到完成涅盘。」「何为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善法者,修善之法,世人喜善憎恶,佛祖与众生心中立相说法,以诱众生入门修法悟道。然凡所有相,皆为虚妄;名为假名,相为假相。是以善法者亦为虚妄名相。善法本体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是为名善法,非为本善法。

  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何为以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般若者,智慧;波罗蜜多,彼岸;般若波罗蜜多,解脱至彼岸的智慧;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无比完满彻悟一切的至高境界;依靠解脱至彼岸的智慧,可以证悟无比完满彻悟一切的至高境界。」黑袍喇嘛的脸色木然,神情犹如枯木磐石,毫无波动,只是眼神中,却渐渐露出了一丝极淡极幽的哀伤。

  在山壁的另一侧,刻着十个巨大的汉字:「生」、「老」、「病」、「死」、「怨」、「贪」、「嗔」、「痴」、「业」、「执。」夜。

  喜马拉雅山。

  新月如眉。

  夜色凝重,冰雪素裹的山峰,一个赛过一个高地屹立在夜空中。

  璀璨的群星遍布整个天际,夜空被灿烂的星光映照得格外梦幻,迷蒙。

  这里,是人类的「世界屋脊。」

  这里,是地球的「世界之巅。」

  这里,更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这里有最空灵神秘,最玄妙至美的星空。

  这里有最神圣,最高高在上的雪山。

  这里有最优雅,最让人窒息的孤风。

  这里还有最冷寂的万年玄冰,最皎洁高贵的明月,最清新自然的雪莲,还有最宁静又四处飘荡的白云。

  如果此刻站在喜马拉雅山某座山峰的峰顶,会是什幺样子呢?

  是的,现在在洛子峰的峰顶,就站着一个极为魁梧的长发男人。

  此刻,他也正在仰望着晴朗的夜空。

  站在海拔8000多米的高空之上仰望夜空,映入眼帘的星空无比壮丽,震撼!

  所有的星星看起来就压在头顶,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摘得到。

  人类的文明,来自于这里,人类的终极归宿,也在这里!

  此时此刻,与这个世界最本质的源头终于再无任何隔阂,只有不断涌入眼中的无限至美,直接涌入到了人的内心,给人的精神带来无比的震撼。

  在高高在上的雪峰之巅,注视着神秘玄妙的星空,固然会带来无尽的至美,可是也给人带来了无尽的寂寞,冷冽刺骨的孤独。

  「啊——!」

  一声巨雷般的大吼,突然响彻于整个天地之间!

  刹那之间,四周的雪山全都爆发出了一连串震天动地的巨响,仿若所有的雪山都变成了火山,并在同一分同一秒不约而同的发生了大爆炸,把所有的山峰一齐炸裂了。巨大的轰鸣声让头顶的天空和群星都在不停的抖动,震颤,好像天空随时都要崩塌了。

  巨大的雪块铺天盖地,如突然爆发的山洪,夹带着大量的碎石,好像无数条巨大的瀑布一样从山顶倾泻而下,又好像无法阻挡的滔天巨潮,雷霆万钧般汹涌而至。

  声音过了好一阵才彻底平息下来,足足延续了数分钟之久。原本晴朗的夜空,竟出现了一堆堆的云彩,遮住了半边璀璨的群星,似乎连苍茫的夜空都被这一声包含着极抑郁、极悲呛的狂吼所感染,所震动!

  「天地为证!我独孤寰宇若辜负轩辕神璇,天诛地灭!生前苦受烈火焚身而亡,死后尸首无存,挫骨扬灰!独孤一族血脉族嗣自我而绝!天地为证!我独孤寰宇若辜负轩辕神璇,天诛地灭!生前苦受烈火焚身而亡,死后尸首无存,挫骨扬灰!独孤一族血脉族嗣自我而绝!天地为证……」当年立誓时豪迈刚烈的铿锵之音,有如洪钟巨雷,正在天空中一次又一次的盘旋回响,声音霸道炽烈,荡气回肠。

  两行奔放的热泪,从长发男人的面颊缓缓留下。

  因为那个为她起誓,听到誓言的人,此刻,早已无处话凄凉。

  附注:

  1,本作全篇总计150万字——180万字左右,大概十章左右。

  2,第一章前三分之二部分,大约十万字左右全部没有肉戏。

  3,肉戏集中于全篇第二、三、五、六、七、九、十章,第一,四、八掌为纯故事,全章肉戏较少或通篇无肉戏。

  4,肉戏占全文比重大概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左右。

  5,目前剧情完成度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三十左右。

  6,本作发生在一个和现实世界极为相似的架空世界观内,与现实世界均毫无影射及关联。无论在这个故事内发生了什幺样的战争或者政治事件,请勿与现实世界发生联想,亦请勿与现实世界对号入座。

  
【完】


  27277字节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